我认为所有企业在必要时候都必须遵守所在国家的法律

反过来,那些能够反映到大学排行榜当中的指标,在大学办学过程当中受到了异乎寻常的重视,大多数教师都被捆绑在这个指标当中。教师个人能够自主的空间,实际上是被压缩了。